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无错小说 -> 其他小说 -> 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第九百四十七章:准备行动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芝加哥洲际酒店1203号房的房门被重重推开了,厚重的电子防盗门撞在墙壁上,客厅里嵌入式的观景鱼缸泛起一圈涟漪,几尾日本锦鲤受惊上浮搅起一圈圈泡沫。
“真的是有毛病!”房卡还没来得及供电,黑暗中就响起了邵南琴烦躁的声音。
“安啦安啦,别太生气,我都没生气你生什么气。”邵南音的安慰紧随其后。
然后是房卡插入卡槽后通电的悦耳响声,光线照亮了整个房间,邵南琴快步地走进客厅里,托起手里的行李箱用力地摔在了沙发上,弹黄效果优良的沙发直接把行李箱给弹了起来,眼看就要砸到沙发边邵南琴的脚面,身后三步外的邵南音一个箭步探手就拖住了沉重的箱底。
“别生气,别生气”邵南音把行李箱安稳地放在了地上神情有些无奈,“飞机没法正常起飞,我们被留在了芝加哥,最郁闷的不是我吗?”
邵南琴坐在了沙发上一脸烦闷:“我还被航空公司禁飞了嘞!”
“我为什么不那么意外呢,谁叫你接了那家伙的雪茄啊,过来的空姐和机长看见你们两人手里一人一根点燃的雪茄会怎么想?”邵南音扶额,“这种情况航空公司追责还能直接上法院告我们,不过幸好当时的情况也没糟糕到那种地步。”
她想起当时航班上那个场面简直是又好气又好笑,邵南琴极力地解释自己没有在飞机上抽烟,但她身旁那个花衬衫男人又十分“仗义”地拍胸脯说,他一人做事一人当,雪茄就是他给这位女士的,他的确不知道经济舱不能抽烟,因为他平时坐的都是私人飞机,别说抽烟了,抽叶子都没问题,所以这不关这位女士的事情,有什么惩罚冲他来!
一通完美的说辞直接让邵南琴和互花衬衫男人被保安赶出了机场,邵南音也不可能留下这乱摊子不管自己坐飞机飞走,只能无奈地跟着邵南琴一起下了飞机重新回到了酒店。
也好在酒店这边银行订的就是七天的房间一次结清,不能退房也不需要退房,她们才没沦落到还得半夜一两点在芝加哥找酒店住的地步。
“那个男人真的有毛病啊!喝那么多酒还坐什么飞机!”邵南琴一想起花衬衫那个铅笔小胡子就一阵火大,她的脾气算是比较好的了,居然也有被素未谋面的陌生人在不到十分钟内弄到炸毛的一天。
直到离开机场的时候,那个花衬衫发现邵南琴身边还有一个邵南音,感觉兴奋度翻了不止两倍,涎着脸追着邵南琴的屁股要联系方式,要不是邵南琴翻脸了,那家伙估计能追她们两人到酒店,到最后还是邵南音出面皮笑肉不笑地收下了对方的名片,然后熘之大吉的。
“这个世界上什么人都有,别想他了,考虑一下接下来该怎么办吧。”邵南音继续安慰。
“怎么办...我都被航空公司上禁飞名单了,我岂不是只能坐船回去了?”邵南琴一脸绝望。
“你只是被美联航禁飞了,换一家航空公司就行了。”邵南音拿出手机当场就搜索了起来,片刻后微不可查地蹙了一下眉头,“最快的也只有后天凌晨的了,明天回国的机票居然被订完了。”
“那怎么办?”邵南琴愣了一下。
“......”邵南音没有回答邵南琴,只是一言不发地看着手机。
“唉...还是我的错。”邵南琴见邵南音发呆的模样,意识到现在真正最该着急的是邵南音而不是自己,没忍住低声自怨自艾了起来,“我不该搭那个家伙的茬的。”
“姐,不是你的问题,别想太多。”邵南音摇头从兜里摸出了一张名片。
名片是纸质的,挑剔的骨质白色,希联轨字体,有品位的厚度,左上角印着电话号码,右上角印着‘摩根集团’,中央是一个名字,Vrai·Veer(维来·维尔),下方跟缀着副总裁的头衔。
一个人名片的规格和品味就像是女人身上的香水,男人衣领的古龙水一样可见一斑,可以看出花衬衫男人的身份的确不简单,所以他手腕上那块皇家橡树多半也是真货。
邵南音也在手机上打开浏览器搜索了一下‘摩根集团’,谷歌弹出了这家集团的官网,粗略扫一眼发现这还真是一家体量不小,甚至说得上极具影响力的跨国投资银行和金融服务公司,主要业务涉及投资银行、资产管理、私人银行以及私人财富管理等等。
Vrai·Veer,也就是那个烦人的花衬衫是这家集团的副总裁,而再上面的董事长则是William·Veer(威廉·维尔),看照片是一个五十多岁具有威严的犹太老人,不难猜到花衬衫和这个老人的关系,这么想来这样轻浮的人能有个副总裁的职位也情有可原了,他和邵南琴吹牛逼时说的游轮派对大概也是真的。
只是这样一个纨绔二代、花花公子,因为一个赌注从密歇根湖上的游轮下来,恰好赶到今天的最后一趟芝加哥飞往上海的飞机,并且精准地坐在了邵南琴的身边,再因为酒精的缘故点上了一根雪茄,导致邵南琴受牵连被赶下飞机,这样巧合的几率有多大?
巧合...也不能完全用巧合来定性这件事,更准确的形容词是“意外”。真的一定要在这种节骨眼遇见意外吗?意外是意外的几率有多大,是蓄意而为的几率又有多大?
但现在想这些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邵南音和邵南琴已经回到了酒店,站在了客厅里,一切已成定数。
“姐,你没有告诉她我们的酒店住址吧?”邵南音手指轻轻翻动着骨色的名片轻声问。
“肯定没有啊!”
“......”邵南音垂下眼帘,手上翻动名片的速度更快了,她在回忆一路上回来时的情况,细细地去思考和感受现在的状况和处境。
客厅里一片安静,静到邵南琴也察觉到自己妹妹的异状,在她准备开口问的时候,邵南音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抬头盯住了邵南琴,眼神专注。
“怎么了?”邵南琴问。
“不,没什么。”邵南音收回目光说:“忘记这件事情吧,就当是意外处理,明天我们在芝加哥留一天,到凌晨的时候再坐飞机离开。”
“那明天还得在芝加哥待一天咯?”
“嗯,就一天。”
“那明天我可以去坐过山车吗?”
“过山车?”
“我和苏晓樯约好了明天去六旗过山车游乐园玩。”
“你们互相交换了联系方式?”邵南音骤然抬头。
“我们互换了电话号码,就在晒日光浴的时候。”邵南琴点头,“怎么了吗?”
邵南音看见邵南琴拿出的手机上的电话号码,童孔有些缩小,“别告诉我你还告诉了她我们的酒店位置。”
邵南琴愣在原地看着浑身上下骤然紧绷起来,就像凌晨进入了捕猎状态的猫似的邵南音有些迟疑:“这...很严重吗?”
“所以说你告诉她我们住在哪个酒店了吗?”邵南音紧盯住邵南琴问。
“我应该...”邵南琴顿住了,回忆了起来。

“芝加哥洲际酒店,1203号房间。”苏晓樯说。
“你确定是这个地址没错吗?”
“没错,我怕记不住,特地还在手机记事本里输入了。”苏晓樯举起了自己的手机,屏幕上的记事本里输入着一串英文地址,记录时间是今天的中午。
深夜,芝加哥凯悦酒店的房间中灯火通明,围绕着茶几的沙发或站或坐着数个人,白天除了夏望在外,苏晓樯、夏弥、楚子航、路明非以及林年都在这个时分聚在了一起,看着苏晓樯手机屏幕上的那串地址,每个人的表情都有些严肃,没有了之前度假般的轻松和享受。
“那个,我有个问题。”坐在沙发角落的夏弥举起右手。
“现在不是上课,想发言不用举手。”林年看了一眼她澹澹地说。
“好吧,那我直接问了。”夏弥索性放下手看向林年认真地说,“我们现在讨论的事情真的是我一个还没入学的新生可以参与的吗?”
“你是指深夜酒店房间聚众,还是针对林年曾经的青梅竹马可能是一只潜藏在人类社会中的异种,而我们正在商讨该怎么处理她这件事?”苏晓樯放下手机。
“我猜两者都有?”夏弥左看看右看看,发现没一个人表情有太多变化,都是刚死爹妈般肃穆。
“只要签署了亚伯拉罕血统契约,就意味着正式进入了秘党组织,屠龙是每一个秘党分子的使命,包括还未正式入学的新生。”楚子航开口低缓地说,“在所有因为意外而导致入学报道延迟的各种理由中,入学中途遇见与龙族有关的事情所导致耽误入学,是唯一一个不受任何惩罚的理由,如果你遇见了反而选择无视才会受到秘党的惩罚,严重一些还会被所罗门王进行审判,质疑你对人类阵营的坚定性。”
“这会不会显得有些太过于资本压榨了一点?”夏弥有些吃惊秘党的纪律性,“校董们该被挂路灯吧?”
“校董们的确都是资本主义的领军人物。”苏晓樯说,“通常被挂路灯的都是不上不下的角色。”
“在日常生活中遇见龙类有关的事并不常见。”楚子航看了一眼夏弥,“但有些时候你遇到了就是遇到了。”
“就像是现在一样。”苏晓樯叹气。
“听起来有种像是无良老板嘴里的:‘我们这里不常加班,但遇到了就是遇到了’的感觉。”夏弥没忍住扶额。
片刻后,她放下手,忽然扭头看向路明非,“我再确认一遍...明非师兄。”
“到。”走神的路明非一个激灵。
“现在不是在上课,我叫你名字不用达到,明非师兄。”夏弥幽默地重复了一遍之前林年的话。
“我是说,我在。”路明非有些回过神来了,看向周围投来的视线。
“师兄,你真的确定你今天中午看到的是...那种东西吗?”夏弥问。
“我...”路明非顿了一下,在看到林年注视着自己的平静目光后,咬牙然后点头说,“如果你说的‘那种东西’是指龙族的话,我确定。”
“这可真是...”夏弥也终于接受了这个难以接受的事实,“我只是真不敢想,我这辈子遇到的第一只龙族竟然会是以这种形式出现在我身边的!”
邵南琴和邵南音,这一对白天还在沙滩上打排球的双胞胎姐妹,路明非竟然铁口直断其中的妹妹邵南音这个个体是实打实的危险异种!
“龙类可以有意识地控制自己的形态,所以他们很容易潜伏在我们当中,《尔雅翼》中提到的‘龙生九相,九貌不像’就是在说龙可以以任何模样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似狮、似鹿、似狮、似鲸,奔于地、藏于林、潜于海。但到了最后九相归一时,才是他们真正的面貌,原始的面貌。”楚子航缓缓说道。
“你应该幸运你看到的是她变化过后的模样,那也是我们最能接受的模样,一旦你见到她另一个模样,那么那时候只会有一个幸存者离开。”林年坐在沙发边缘的扶手上,说话的同时侧头望着环景落地窗外芝加哥深夜那如星空般屹立的大厦群落。
“这么看来,那对双胞胎如此神似也不是没有理由了。”楚子航说,“《龙族谱系学》的课程上提到过,龙类藏于人类之中,最常见的便是‘冒名顶替’,杀死原个体,再变化为个体的模样填充到社会中成为伪色的齿轮,在何时的时候齿轮逆转崩坏掉整个精密的机器体系。”
“但她选择了第二种变体的伪装方式,她选择了寄生在‘邵南琴’这个人类身上,以她的社会身份作为掩体,麻痹周围的视野,提到她时别人不会第一反应是‘优秀到出格的怪人’,而是‘邵南琴优秀的妹妹’,以正常来掩盖异常,以平凡的极端来掩盖极端的异常。”林年转头回来视线落在众人身上,双手轻轻拢在一起,手指敲打着手背。
“但为什么一定是‘邵南琴’?如果要选平凡的,那么选一个更普通的完全不惹眼的不是更好吗?”苏晓樯问道。她的观点很容易理解,那就是邵南琴本身就是天生丽质,当另一个‘邵南音’再出现时,怎么都会引起旁人的关注。
“这个我知道。”夏弥举手,“就跟《变形金刚》一个道理。”
“好槽。”路明非愣了一下,然后情不自禁地说。
“什么意思?”苏晓樯有些疑惑,“我不是科幻电影迷。”
“他的意思是龙类就像是赛博坦星人一样,落在了地球第一件事就是扫描无机体,也就是大型的钢铁载具,最常见的就算是汽车,所以赛博坦星人也叫汽车人。”林年向自己的女朋友解释。
“你看柱子(擎天柱)当初落地不也在堤坝上站了好一会儿才选中了那辆酷炫的卡车之王‘西部之星5700XE’吗?也没见着柱子真变成随处路过的油罐车或者五菱宏光什么的。”路明非吐槽。
“五菱宏光是国产车,不会在洛杉矶出现。”林年说。
“林年师兄你也会跟槽?我以为你跟楚师兄一样是无口的冷酷系角色...顶多不面瘫和有女朋友!”夏弥陡然睁大眼睛看向林年,感觉像是在看什么怪物。
“我...”被cue到的楚子航开口了,然后就发现夏弥头一甩目光炯炯地看着自己,似乎蠢蠢欲动要怼他即将要自证的话。
“我看过《变形金刚》,和我继父还有妈妈一起去看的,所以我大概知道你们在说什么。”楚子航还是决定为自己正名一波。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师兄你想说你也是搞笑角色呢。”夏弥一下子就松了口气。
楚子航无言了,但又注意到夏弥在偷瞄自己嘴角带笑,算是清楚了这个女孩单纯是在调侃自己。
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于是沉默。
“龙类挑选中‘邵南琴’这个个体并不是很奇怪的事情。”苏晓樯把话题带了回来,手背轻轻抵住下颚,“奇怪的是为什么她会潜伏在‘邵南琴’身边这么久,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她看向林年问:“林年,我记得你说在你印象里,从小时候起,她们就以双胞胎的形式出现在那家福利院里了吧?长达数十年的潜伏,那只龙类图的是什么?就像是如果龙类想以齿轮的方式嵌入一台机器,在摸清楚它的运行方式后进行高效的破坏,那么它们直接选择政要、富贾的孩子代替或者寄生不是事半功倍吗?”
林年听了苏晓樯的问题,刚想要说什么,但却瞬间顿住了,坐在沙发边缘上盯着苏晓樯投来的视线一阵出神。
苏晓樯正想叫他,但忽然反应过来了什么似的,眼神中掠过一丝懊恼和后悔,赶紧开口,“不...忘记刚才那些问题吧,现在最重要的是这个情报的属实,一旦属实我们就势必需要展开行动,我们需要决断性的,一锤定音的...信号。”
“通知诺玛,汇报学院?”路明非问。
“那么这件事得你来做。”苏晓樯看着路明非说认真地,“毕竟是你先发现的异常。”
路明非愣了一下,挠了挠头:“好。”
“如果谎报军情会怎么样?”夏弥忽然问。
“扣学分,或者留下查看处分。”楚子航回答道。
“好了,现在我们坐在了这里,严肃地讨论这件事,就不需要再质疑路明非的判断。”林年终于开口了。
他渐渐从刚才的走神中回到了状态,抽回了自己的视线,落在了路明非的身上,“路明非独有的精神观测性言灵‘月蚀’,在‘言灵学’十二位教授组成的教授团,总记一百八十三次各方面、各环境的测试下,通过诺玛记录和校正,最后得到的准确率是99%。”
“那剩下的1%呢?”夏弥下意识问。
“是他在高压测试环境下出现失误,嘴瓢说错了观测的信息,在事后教授团二次确认证实无误之后,准确率其实就算是100%了。但最后可能教授们觉得在龙族的文化中,完美不是一件好事,或者有更多的考虑,所以在诺玛的信息库档桉里,‘月蚀’这个言灵对龙类以及龙类血统者一旦成功进行观测,所得到的信息准确率是相对保守的99%,而不是100%。”
林年平澹地说出了路明非在卡塞尔学院里极少人知道的巨大秘密:言灵·月蚀。
这是路明非在‘康斯坦丁歼灭战’以及‘青铜计划’中表现出相当的‘探测手段’后,教授们为这份手段所归总的新言灵,一个能更新言灵周期表的从未被人发现过的全新的言灵。
‘月蚀’这个命名取典于卢仝的《月蚀诗》:“皇天要识物,日月乃化生。走天汲汲劳四体,与天作眼行光明……再得见天眼,感荷天地力。”
古人有日、月乃天之眼睛之说,教授团一致认为路明非的变异言灵主要作用于视网膜神经上,也就是专注于眼球变异的精神系言灵,能看透龙王级别目标的信息素,路明非的双眼称之为天眼也不为过。
在冰海残卷上也有只言片语形容过黑色与白色的皇帝的龙眸为‘日蚀’、‘月缺’,以日月的浩瀚来代指黑白皇帝的无上视野,在它们的童眸里,整个世界的土地上行走的带有龙族血统的子民都不再有秘密可言,他们就是天空的日月,日月辉光即为皇帝威严普洒大地。
这个言灵的命名也算是对路明非这个‘S’级真正的寄予厚望了,在卡塞尔学院的内部,能知道路明非言灵的人也不过两手之数。
对敌情报侦测99%的准确率,这个数据对得起‘S’级的称号,料敌先机这个成语就是为路明非准备的。那剩下的可能出现失误的1%,则是预留给最极端的情况,一旦出现那种情况,大概率就会发生特别、特别糟糕的事情。
“路明非的话就是信号,如果他加入了执行部,或者现在人在学院里,也只需要他的这一句话,整个秘党的屠龙资源都会在第一时间进行无保留的投入和倾注。我们作为卡塞尔学院的学员和预备学员也是这份资源的其中之一,所以我们也该信任他的话,为他的话做好行动准备。”林年缓缓说道。
“我靠,你别这么吹我啊...”路明非有些惊了,感觉自己被林年架起来了,其他人看向自己的眼光让他浑身火辣辣的,上一次有这种感觉还是冒名顶替生病的赵孟华进行国旗下讲话的时候。
楚子航默然看了一眼林年的表情,然后抬手制止了路明非可能继续说下去的自谦的话,说:“明白了,那么当下的情势判断和抉择就一切以路明非的言灵结果为基准。”
“所以...林年师兄,你就这么接受了自己以前的青梅竹马之一是龙类的事情?”夏弥还是忍不住多问了一句。
“很难接受吗?”林年抬头看着她反问道。
“......”这下倒是夏弥被噎住了。
“有些事情事实就是事实。”林年说,“只要发生了,就是事实。”
事情最开始是傍晚发生的,一众人在沙滩游玩后又如约逛了芝加哥博物馆,再顺路去吃了当地的特色牛排餐厅后停留在河岸酒吧听了几首现场表演的爵士,浅浅喝了几杯精酿赶在十二点前回到了酒店。
也就是在原本该是各自回房睡觉的时候,林年当着所有人的面叫住了路明非,问他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告诉自己。
因为林年注意到了,在这后半天的旅程中,路明非全程处于一种心不在焉的状态,其他人其实也多少留意到了,但也没当回事,最后在路明非处于即将开口的时候,林年先他半步问出了这个问题。
“那个邵南音,可能是龙类。”这是路明非当时回答林年的原话。
林年没有问路明非为什么这么重要的事情现在才说,而不是邵南琴和邵南音离开之后马上汇报。
自然,也没有人关于这方面质问路明非任何一个问题,只是在路明非说完这句话后,他们就自然而然地放弃了疯玩一天后的休息,主动地聚集在了林年和苏晓樯的房间内开会。
而现在这场会议如果有主题,或者以书名号的格式进行命名的话,大概已经可以定论为:
《潜藏龙类钟歼灭征讨方略》
“那么我们接下来讨论的就该是...追捕或者杀死一对双胞胎?”夏弥深吸口气,似乎对于还是新生的她,这种会议主题十分刺激。
这时她身旁端坐的楚子航偶然间从夏弥的余光里看到了一些蠢蠢欲动,心里默然地把夏弥和一旁有些心不在焉的路明非身上的约等号去掉了——这个女孩和卡塞尔学院里的那些精英没什么区别,都是隐藏的小疯子。
“是追捕双胞胎里的其中一个异类。”苏晓樯摇头,“我们的目标要明确,不要伤及无辜,路明非当时没有立刻揭穿双胞胎中的那个龙类是正确的,也是理智的。”
路明非张了张嘴,但没有说出话,只是挠头。
“你们觉得那只龙类知道我们是秘党的人吗?或者我换句话说...那个龙类,知道我们是对她们有恶意的混血种吗?”夏弥紧接着继续提问。
“并不完全清楚,但从中午‘邵南音’主动离开的情况来看,情势不太乐观。”苏晓樯分析当时她所见的情况说,“我个人认为她是有所察觉了,不然不会那么急着离开,可能她听说过卡塞尔学院的名字?毕竟当时我们提到过学院。”
“不,提到学院时她的表情和反应很正常,当然不排除是伪装,龙类在情绪控制上极为优秀,执行部一致认为他们是冷血动物。”楚子航说,“应该是后面的聊天中出现了纰漏,让她意识到我们的身份所以借故离开了——但现在我们的推论是以我们清楚她是龙类的情况下进行的,也可能是她的确因为与我们(混血种相关)无关的其他事情离开了。”
“那可以根据侧写来判断她当时的思维模式吗?”苏晓樯垂首思考了数十秒后提议。
“我们这里面没有人懂侧写的。”楚子航说,但他又看向了自己并不完全了解的夏弥。
“我也不懂。”夏弥注意到楚子航的视线连忙说。
“我可以联系诺诺。”苏晓樯拿起手机,“她是侧写的高手,执行部经常找她进行一些侧写工作,而且在寝室里她平时的睡眠都很浅,所以电话应该二十四小时都是畅通的。”
“不,侧写是行不通的。”还在思考其他问题的林年这时出声,否定了这个主意。
“侧写这个技能从来都是专精于对‘人类’行为模式的深度代入重现,但我们这次的目标不是‘人类’而是百分百的异种。况且执行部的侧写者是被禁止模拟纯血龙类的思维模式的,以前也出过类似的岔子,侧写者受到了很严重的心理创伤自杀了。”
“那她和谁聊过天?我们暂且按照她意识到我们身份的这个结果来回推,问题大概率就是出在聊天中,某些话语让她有所察觉了。”夏弥直指问题核心。
苏晓樯扭头看向了林年,于是所有人都看向了林年。
林年垂首思考了半分钟,然后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说:“也许不是聊天内容的问题。”
他摸出了自己的手机按了几下然后展示众人,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手机屏幕上面的一张照片上,也就是林年和林弦在校门口的那一张合影。
“这里面应该是卡塞尔学院的大门吧?她认出了卡塞尔学院的地址?还是说她以前去过卡塞尔学院?”夏弥不得要领地猜测着。
“不是说正常龙类都不知道卡塞尔学院的存在吗?”路明非反问。
“是校徽。”楚子航目光蓦然锁定住了校服衣领处的世界树校徽,一针见血地得出了结论。
“原来如此。”苏晓樯经这么一点也立刻后知后觉了。
“校徽?”夏弥也注意到了照片里那身校服衣领上半朽的世界树印记,但却不是太明白,“不害怕学院的名字和地址却害怕校徽?这不合理吧。”
“学院的名字只在混血种的世界中流通,对于龙类来说,他们可能不了解‘卡塞尔学院’的含义,但却极有可能明白世界树的徽章象征着什么——在猎杀龙类的小队上有着足够的世界树徽章代表着他们猎杀者的身份,这也是龙类所畏惧和憎恶的象征。”楚子航为众人、主要是夏弥这个新生以及路明非解释一些只有执行部内部成员才知道的生僻知识。
“原来如此...但这样的话那只龙类岂不是已经跑远了?”夏弥怔了一下,“我要是犹太人,看见‘*’字袖章,我能连夜从东柏林跑到华沙,那可是要人命的事情。”
“师妹你好像一不小心把我们的阵营从正义踩到了邪恶。”路明非吐槽,“我们从来没干过往地板下扫射的事情啊,都是龙类在天上朝地上的我们扫射。”
“龙类也会用机关枪吗?”夏弥震惊。
“如果言灵打出了机关枪效果也算的话。”路明非想起了当时康斯坦丁战役的漫天流星火雨,不禁打了个冷战。
“夏弥的话是有道理的,她没有理由不跑,半天的时间够她离开芝加哥,甚至离开美国了,我们无从追起。”苏晓樯说道。
“也可能她只是心生疑虑,所以暂时远离,如果我是龙类,我会知道过激的行为会导致不必要的打草惊蛇,如果我处于猎手的身边却暂时没有暴露的倾向,我会选择安抚猎手再缓慢撤离到安全距离时考虑逃逸。”楚子航说。
“所以现在我们完全不能确定那只龙类现在的情况?”夏弥问。
“有办法确定,那就是打一通电话过去。”苏晓樯举起手机,“我有邵南琴的电话,通过她我可以从旁侧击那只龙类的情况。”
沙发旁的蹲坐在灰色羊毛地毯上的路明非听着三人的聊天,心里莫名涌起了一股生冷的感觉。
龙类。龙类。龙类。
真是令人感到可怕啊,一个活生生的人,一个女孩怎么会忽然就变成龙类了呢?提到龙类,于是每个人的字词话语间就那么的生冷了,像是咬着刀刃的锯齿发出的摩擦声,让人血肉发寒骨骼作痛。
他想起了老唐,想起了那只公寓里死在猫笼里的猫,想起了他走出出租屋时抬头看见的纽约无星无月的夜空,那种陌生感和恐惧感,无法接受事实却踩在事实尸体上的麻木感。
在那间出租屋那么久,接受了现实的他没有太大的情绪反应,甚至没感到剧烈的悲伤,有的只是空洞。直到回去寝室的第二天晚上,他打开了星际争霸的游戏,看见灰下去的那个头像时,他才勐然眼泪湖满了整个脸颊,自个儿跑去阳台上吹风偷偷哭,生怕吵醒了睡觉的其他人。
知道所亲爱的人死的时候,得到消息的刹那是没有感觉的,直到你看见他的尸体和过去有关他的事物时,你才会知道,哦,原来他真的死了。于是悲伤泉涌而来,接下来的日子里每一次触景都是一次泉涌,那些情绪好像连接着无尽的黑色的地下河流,无休止地流淌,随时随地准备喷涌出来让你泪流满面。
邵南音,这个女孩被他发现了真面目,那她多半是会死的,也许是今天,或许是明天,兴许是更久以后,但总的来说,暴露在秘党的眼中她的死亡是时间问题,是注定的。
林年也是知道这件事的。路明非想。
他不知道邵南音之于路明非是什么人,过去的数年里他们又有什么交际,但这都没有关系了,因为邵南音已经是个死人了,所以那些泉涌的情绪也一定会应期而来的吧?
那都是自己带给林年的宿命,已经注定的宿命啊。
路明非越发收紧抱住双腿的手了,羊毛毯上的他视线有些失焦,余光落在了沙发边缘坐着的林年侧脸上,他看见林年的表情就和平时一样漠然,平静,那么的让人安心——就和他脸上的麻木一样,令人熟悉的保护色。
路明非在走神,但严肃和激烈的讨论依旧在继续。
“所以直接打电话试探会不会太打草惊蛇了?”夏弥提醒。
“现在蛇已经处于被惊动的状态了。”苏晓樯说。
“但这个时间点打电话过去说什么?”
“我不知道,我没有晚上打骚扰电话的经历。”夏弥挠了挠脸颊,“倒是接到过打给我的骚扰电话,同班男生的,不过我没有接,给挂了,不然应该能吸取一些经验。”
“路明非你觉得呢?”苏晓樯想了一下,看向羊毛毯上坐着的路明非。
“我哪知道,总不能问别人睡没睡着?舔狗都不带这样骚扰女神的号码?跟明摆着的黄鼠狼给鸡拜年没什么区别吧?”路明非下意识说。
“问你主要是陈雯雯跟我说过你以前半夜十二点跟她发消息说晚上星星很好看,并且你们第二天上午还有数学考试。”苏晓樯认真地说,“我觉得你应该有经验。”
路明非愣了一下,然后扭头尴尬地舔嘴唇,原本走神涌起的那些苦闷情绪被尴尬全部冲走了。
苏晓樯叹了口气,用暗怼的方式点醒在严肃会议上发呆的路明非后,继续说回正事,“如果那个‘邵南音’真的以楚子航的推测方式思考,那么她现在应该还在芝加哥境内,相反的话,她们已经逃远了甚至直接飞离开了美国,我们打这个电话就算打草惊蛇也没什么所谓了,反倒是可以根据电话信号来卫星定位对方的位置。”
“不,电话不能打,起码现在不能打,我们又更好的试探方法。”楚子航抬手否定了打电话这个主意。
“我想的也和师兄一样。”夏弥跟着点头说,“电话能不打还是不打吧?我们有更好的处理方式。”
“嗯,我其实也没怎么想打电话来着,只是随口一提而已。”苏晓樯也随即点头,“问题的重点一直都在于对方现在已经略有察觉我们的身份了,现在是否还在我们可追捕的范围内。电话试探是下下策,我们一直都有更好的试探方法。”
苏晓樯的视线重新落到了手机屏幕上记事本里的那个地址,邵南琴是跟她说过的,这七天如果没有意外她们都会住在这个酒店,并且欢迎他们随时去找她们玩。
所以...邵南琴在这件事情里是处于完全无知的状态吗?一只被恶龙圈养的小白兔?或者说干脆就是便携性快餐和极为方便的...人质?
苏晓樯心情无端有些沉重了起来。
“起码现在我们拥有着一个地址,虽然不知真假,也不知道那对双胞胎之间的真实关系,但我们的确是拥有了一个可以展开有效行动的线头。”楚子航看向苏晓樯手里的手机,又看向林年说:
“那么,现在我们该怎么做?”
到头来,真正的话事人还是林年,在抛开执行部的情况下,他一直都是这个小团体的核心,况且这次的事情也与他本身息息相关,他是最有资格来下达一锤定音的命骨角色。
在所有目光的注视下,林年抬起了一直低垂着的头,眼眸里倒影着房间里的所有人,说:
“我们准备行动。”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