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无错小说 -> 穿越小说 -> 史上最稳太子爷

第510章 复盘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书末章

“将军,目前从黑风岛上一共搜出金银一百二十大箱,所有海盗訾产大部都在这里了,还有一些皮甲器械也缴获了不少……”
海盗与其他不同,金银一般来说,不是放在自己老巢,就是随身携带。
毕竟是有今天没明日,不仅仅是劫掠船只危险无比,在变幻无常的大海之上,说不定一个大的风浪就能要了自己的小命。
而此番黑风岛几乎啸聚了大部分的海盗势力,这些人自是将钱财都带出来了,毕竟随身带着才最是放心。
而如今,这些都成了明军的战利品。
廖永忠并未关心这些,些许缴获,在他眼中,已是不值一提。
而有一个问题更让他关心。
“此番我军损失多少?”
“亡两千余人,重伤三千多人,还有五千多人负轻伤,另外还有两千多人失踪。战船损失八艘,快船损失十五艘……”
廖永忠闻言,亦是不免叹息一声。
在江湖之上,大明水军的确天下无敌,可这些经验,到了海上,已是大打折扣。
海上的作战经验相比起这些海盗,还差得很呐!
若非这些海盗训练不精,且斗志远远不如明军将士强悍,此番大战,明军还要损失更多。
还有那些失踪的士兵,多半来说,已经战死,沉入了海底,茫茫大海,恐怕连尸首都找不到。
即便没有战死,只是负伤,可是在这隆冬腊月冰冷的海水之中,可以说几乎和死亡没什么差别。
不过此番大战亦是值得。
经此一战,大明海疆可以说基本稳定,在今后十年之内,估计都不会有如此规模的海盗啸聚在一起。
当然,前提是倭国必须平定。
不然,有一个倭国在背后支持,供给金银财货,只怕要不了四五年,又可以组织起一支海盗,在大海上兴风作浪。
且下一次的海盗一定会吸取教训,更加狡猾,不会再有和大明船队正面硬碰的事情发生了。
“传令下去,全军轮番休整十日。”廖永忠郑重下令。
刚刚经历了一番大战,不宜再动。需要一些时间救治伤员,与此同时,还需要恢复一下士气,各船的将领还要聚在一起,总结一下此次海战的得失。
当然,还有最为要紧的,就是将此次海战的情况报回京师。
廖永忠心中还有着盘算,黑风岛这个地方,或许有一些其他的利用价值。就比如说,在他的设想之中,完全可以充当一个军事物资的后勤基地。
后方完全可以将准备好的物资一部分先行运输到这个岛上,如此一来,对倭国进攻后方便有了依仗。
不过,如今的黑风岛,可以说残破的很。
蓝玉一番不计得失的狂轰滥炸,可以说将原先黑风岛上的房屋设施毁的差不多了,即便没被大炮轰到,之后掀起的大火,也足以让黑风岛上的房屋没什么幸存了。
当然,这些不是最紧要的。
最主要的是码头的兴建。
目前的黑风岛停一停海盗那些小船,或者一些小型的快船倒是没什么问题。可类似战船这类大兴船只,就完全没法停靠了。
这就需要改建。
而如此一来,又需要耗费不少时间了。
思来想去,廖永忠决定明日还是要再去勘察一下整个黑风岛的地势,若是合适,便以此为中转点,若是不合适的话,那就弃用,选择其他岛屿了。
因为可不单单是建造的问题,同时还需要考虑防守,万一有敌军突袭,能否以少量的兵力,就可以稳住局势。
其中万般因由,都需要根据实际情况,来做出最后的综合判断。
承乾宫中,朱标亦是辗转反侧。
前线战况不明,心中绷着的那根弦始终就不能松下来。
甚至下意识的朱标都有想指挥前线的冲动。
不过这样的想法最终还是按耐下来。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既然已经让廖永忠来做此番平倭的主帅,就要充分的信任他。
一时间,朱标亦是不禁感慨,难怪古往今来,不少当皇帝的,老是要对前线将领作战指手画脚,甚至后世的凯申公已经具体到了要将机枪挪移几米的程度。
看来大抵都是这个心态。
人往往都认为自己是最聪明的,可实际上,有时候干出最蠢的事情,往往就是自己。
此时,朱标已经是睡意全无,当即就端着一盏油灯,来到桌案旁。
前线打仗是外事,而如今,还有一场事关大明今后百年的事情也摆在了眼前。
发行大明宝钞,势在必行。
而地方上也必须会有人暗中生事,想要以此谋利,甚至暗中阻挠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若是按照原先老朱和胡惟庸的设计,那自是没关系。
因为在老朱和胡惟庸的设计之中,这大明宝钞近乎就是废纸,只管发行,不管后面宝钞如何保值以及流通。
如此一来,就相当于以白菜的价格,将民间的财富都聚拢到朝廷手中,一些地方豪强也能趁机捞两把。
可最终却是将大多数的百姓给坑了!
这个弊端,或许在老朱手中体现还不明显,因为眼前大明的财政状况是处于通缩的状态。
所有铜矿都已经基本枯竭,开采不出铜了,铸钱自然是难以为继。
以宝钞代行货币,自然是起到增益作用的。不过,过个四五十年,宝钞仍旧毫无节制的印刷下去,恐怕就顶不住了。
朱标记得,前世之时,在朱棣手中,这样的弊端就已经显露的非常明显。
幸亏郑和下西洋,带回来了足够多的货物和各种珍奇异宝,才算是奶了一口。
以胡椒充当货币,支付给官员,充当薪水。
一直到成化年间,才差不多耗尽了库存,然后当时的明宪宗又打算组织下西洋,结果一瞅,所有海图早被烧成灰了,这才绝了心思。
而如今,朱标插了一手,算是给老朱他们安装了一个刹车片。
要印钱可以,但必须有足够的等价物。
而如今,金银铜这些贵金属物不够,那只能先以粮食等物品作为等价物。
粮食相比起来,唯一的缺点就是难以和金银铜这样的金属一样易保存。
可朱标这个法子,早就确定下来,不过是暂代的。
后续总归来说,还是要以金银这些替换掉的。
算了算时间,朱标估计,自己这个法子,至多也就撑二十年,可能十五年就已经维持不下去了。
因为十五年后,在老朱的治理之下,已经太平日久,伴随着土地的逐渐利用和开发,粮食产量会一年增过一年。
到那时,粮食已经不如开国之时紧缺了,其价值必定要大大下降。
此时再以此作为货币的保障,就有些不够看了!
看来,下西洋也要提前了!
朱标蓦然发现,所有一切,似乎一切都是关联在一起的。
这是经济规律,根本不以他的意志为转移。
他只能因势利导,顺从规律,以自己有限的知识,去尽可能的利用规律。
“还是先解决眼下之忧吧!”朱标心中这般想着,看着胡惟庸送来聚集的物资,亦是点了点头。
在干活这方面,胡惟庸真是一把好手。
目前聚集在苏州周边的物资已经积累了不少,粮食都在太仓,只需要一声令下,就可以运抵苏州。
而这个命令,显然是需要等待一个恰当的时机。
“人选也已经确定了!”想起了此番是以沈万三为主导,朱标心中又放心不少。
以沈万三的资历和能力,应该不会出什么纰漏。
“还有哪里有不周密的地方?”朱标再度回顾整个计划。
此番事项太过重大,必须要万无一失。
江南之地,首要便是苏州。苏州若是顺利,江南之地便可无忧。
想到这里,朱标忽然惊醒。
当初自己去苏州那一趟,这苏州那些个地主豪强可是胆子大得很。
虽说后面杀了一批,也抄家抄了一批,可朱标下意识的还是不信任。
旋即就提笔写了一封书信,然后命人送交给吴良。
吴良是吴祯之兄,亦是他太子宫属下,而且,又是苏州卫指挥使,苏州府辖区内一切兵马尽归他调度。
显然,关键时刻,就得看他了。
让吴良来押这个场子,绝对是杠杠的。
当然,还有李善长,那老家伙也在那里,就住在吴王府。
再加上沈万三,有这三人坐镇,应该是不会出什么问题了。
说实话,还得是老朱啊!
追根溯源,就是老朱在设置太子宫的时候,是一点没防着自己,反倒是直接将自己一套班子给安排进来。
如此一来,朱标近乎和老朱同为一人。
只不过如今朱标的威望很难比得上老朱,当然,要指挥这些人做一些事情还是可以的,而且这对吴良来说,也不过是举手之劳。
朱标的做法,充其量也只是提醒一下,让吴良稍微重视一下此事。
而朱标这种做法,若是换成其他皇帝太子之间,只怕就是犯忌讳的事情了。
毕竟,你和地方手握兵权的将领通信想做什么?
但朱标倒是一点都不担心。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